位置:预播新闻网 > 文化 > 正文 >

《长安十二时辰》中女子缘何着男装

2019年08月09日 13:38来源:未知手机版

学习报,我爱我的祖国诗歌,战舰世界单机

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已播出过半,原著作者试图以上元灯节的十二时辰还原唐代开元天宝年间的长安风物,电视剧的创作也几乎再现了唐人生活。结合书中记载与博物馆中馆藏文物,琐碎的“知识点”被串联,历史似乎近在眼前,触手可及。本文从文物分析的视角解读女子着男装是否真为唐人风尚?

女着男装,确乃唐人风尚

剧中李必的婢女檀棋常以一身飒爽的男装示人。侍婢着男装确乃唐人风尚,不仅遍及宫中和民间,更贯穿有唐一代。

剧中檀棋多穿男装

“遥窥正殿帘开处,袍袴宫人扫御床”(唐薛逢《宫词》),宫中侍奉洒扫的正是穿袍着袴的女子;而《资治通鉴》“唐德宗兴元元年”条载:“上命陆贽草诏赐浑瑊,使访求奉天所失裹头内人。”元胡三省注:“裹头内人,在宫中给使令者也。内人给使令者皆冠巾,故谓之裹头内人。”乃着眼于所戴幞头而言;另在《太平广记》转引的一则唐传奇中,被人摇醒的公子李陶亦“见一婢袍袴,容色甚美”。唐代日常男服主要由袍、袴、带、幞头等组成,若宫人、侍婢着男装,这些衣饰又往往成为其代称。唐张鷟《朝野佥载》谓“周岭南首领陈元先设客,令一袍袴行酒”,《太平广记》所引“李参军”故事中“着紫蜀衫,策鸠杖”的萧公则由“两袍袴扶侧”,皆属其例。

开元十二年(724年)金乡县主墓出土陶俑

唐代女婢着男装不仅十分习见,且往往凸显鲜明的个性特征。她们既裹幞头,着襕袍,足蹬靿靴,腰系蹀躞,一如须眉男儿;又常梳髻戴钿,花子斜红,锦袴线鞋,尽显娇俏妩媚;还可胡服胡帽,锦绣褾袖,翻领开襟,充满异域胡风。(唐代男子常服中原本即包含有大量的“胡服”元素)更因穿着者的身份、场合及时代不同而变化万千,与女装裙衫相较也未尝逊色。

左:开元二十五年(737年)武惠妃墓石椁线刻画(线描图);中右:天宝元年(741年)“让皇帝”李宪墓石椁线刻画(线描图)

不过就女着男装的潮流演变而言,剧中檀棋翻领胡服配长靿靴,腰系蹀躞带的造型当更接近初唐武周风尚,且其中搭的那件不知是曲领还是“领巾”的白色织物则十分怪异。开元天宝之际的女子袍袴其实和当时男子所着一样也已呈现加长加宽的趋势,长及足面,有的用色纹饰多彩绚丽,常见各类团花纹,且少用蹀躞带,多仅系革带。

左:敦煌莫高窟第45窟盛唐壁画 ;右:敦煌莫高窟第130窟盛唐壁画(摹本)

以往论者多谓唐代女子着男装是大唐气象的彰显,更是“女权意识的某种觉醒,也是对传统的男权社会的一种挑战”。但从唐代绢画、壁画及线刻画中其实都不难看出,主仆组合的基本模式还是被描绘得略显高大的裙衫贵妇在前,着袍袴者则侍奉在后,个中尊卑关系一目了然。唐高宗时,太平公主曾着紫衫玉带上殿献舞,高宗、武后尚且“笑曰:‘女子不可以为武官,何为此装束?’”,《新唐书》更谓之“近服妖也”。可见公主此举实乃一反常态,十分另类。倒是唐墓出土的不少打马毬俑塑造了女子着男装的形象。所以在大多数日常情况下,唐代女子着男装应是取其利落轻捷,方便劳作、侍奉及运动,受众也因此多是宫人侍婢;一般贵女美妇的崇尚和追求,仍旧是珠翠宝髻、花团锦簇的华贵裙衫。

《虢国夫人游春图》(宋摹本)中的男装骑手

本文地址:http://www.x5rc.com/wenhua/792550.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
极速赛车登陆 极速赛车彩票注册平台 上海11选5 上海11选5计划 极速赛车登陆 百胜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是正规的吗 上海11选5开奖 大金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登陆